影视寒冬下,漂泊的群众演员纷纷转行

  第18届上海国际电影节上,曾有一部讲述“横漂”的电影横空出世,就是尔冬升执导的《我是路人甲》。影片中,横店的一个饭店里聚集了来自五湖四海的人,有武打替身,有宫女丫鬟,有战争黎民,每个“角儿”背后都有自己的辛酸泪,他们有一个共同的名字——群众演员。

  近半年来,受疫情影响,影视行业一度停摆。剧组停工,影视基地闭门歇业,那些漂泊的群演们过得怎么样?记者调查发现,多数群演在疫情期间迫于生计儿转了行,有些虽然仍在追梦,也因为无戏可拍、没有保障而过着难以果腹的日子。

  横漂十年,小城头一次这么冷清

  今年是黄一刚入行的第10个年头。2010年,带着对表演的一腔热情,他从老家湖南前往横店,成为一名群众演员。因为对表演并不了解,初入行的黄一刚也曾被冷落,品尝过很多天拍不上戏的滋味。

  他告诉记者,在横店,群演的人员构成主要有三类,其中少部分是相关专业的学生,半是好奇半是社会实践地当了群演;还有一部分是一些生活处境较为艰难、以群演谋生存的无业者、失业者,他们不谈梦想,只问收入;另外一部分则是怀着表演梦、明星梦,渴望成为下一个王宝强的影视爱好者。

  黄一刚属于后者。因为热爱,性格开朗、健谈的他很快在横店打开了局面。“那两年,经常一忙就是十几个小时,通宵拍戏是家常便饭。”黄一刚喜欢在剧组的日子,喜欢横店街头穿着各色服装的同行将小城点缀得热闹而有生气。

  这种热闹有时会让人忘了时间的概念,直到今年年初,一场突如其来的疫情打破了这场喧嚣,他才突然意识到,自己到横店已经十年了。“这是最冷清的一个春天!”

  “路人甲”纷纷转行骑士、餐饮成首选

  因为对许多群演来说,原本就要面临僧多粥少、时常接不到戏的情况。疫情导致剧组长期不开工,群演们更闲了。没戏演、没收入,漂泊的日子怎么过?许多人不得不另谋生路。

  几年前,黄一刚就从“全职”群演转为了兼职,自己在横店盘下了一个小店做足疗,算是有了相对稳定的收入来源。生意不忙的时候再去演场戏,日子过得倒也过得充实。

  不过,与黄一刚相比,今年多数群演的日子并不那么好过。据不完全统计,疫情期间,仅影视剧行业大约就有60个剧组停拍、100个项目延迟,一季度全国有6600多家影视文化机构注销,大批群演无奈“下岗”。

  今年5月份,饿了么公布的一组数据显示,横店新注册的蓝骑士人数创下了历史新高,其中超七成来自群演队伍。黄一刚告诉记者,在横店,一位群演的日薪平均为90元,工作时间为10个小时,每超出1小时再加10元。

  即使天天有戏可拍,一个月下来也就3000元左右。这个收入在横店,可以维持生存,但如果加上房租等支出,还是很难果腹。这次疫情让很多群演在节后断了粮,迫于生计,大家只有转行。

  明星梦碎,网红兴起转型主播似乎可行

  除了快递、外卖,对群演分流较多的还有直播和短视频。刘婷婷就是其中之一。

  连续四个月没戏拍,刘婷婷直言“追寻了四年的梦碎了”,煎熬中进退两难的她,在今年6月转型做了主播。题材以影视基地的日常生活为主,自称走的是“严肃路线”。如今已经拍了一个多月的短视频,每天进账从四五十元到一百多元不等,累计收入2400元。

  事实上,无论是横漂、北漂还是沪漂,做直播、拍短视频并非新鲜事。许多人在跑群演之余,早已开始这方面的尝试。特别是随着自媒体兴起,越来越多群演踏上了新的逐梦之路,想象着自己有朝一日从无人问津的“背景板”变成网红。

  据了解,如今在横店就有这么一条“网红街”,每天都有穿着奇装异服的群演在那里直播或录视频。不再关注台词戏份,不再担心是否露脸,那个被称作“中国好莱坞”的梦幻之城,就是他们视频创作的主舞台。

  春节补贴温暖漂泊的心 群演呼唤行业更多保障

  采访中,记者了解到,目前,在横店影视城演员公会登记注册的“横漂”已经累计超过10万人,常年“漂”在横店的也有8000人左右。虽然基数庞大,但大部分人都是干一阵儿就走了,流动性很大。

  何以如此?入行多年的李瑞风告诉记者,不稳定、没有劳动保障是主要原因。首先,从群演做到有台词的特约演员,至少需要一年时间,一个月约挣两千块。这是幸运的。还有许多群演是隔三岔五才有戏拍,收入太少,吃饭就成了问题。有的人甚至只要一顿盒饭的待遇,都没能找到剧组收留。

  为了解决这个问题,在此之前,横店演员公会也曾推出过固定工资制,并签约了部分全职群演,但据多位群演透露,虽然收入稳定了,也带来了更多约束。作为全职群演,需要随叫随到,许多人做了一段时间就退出了,固定工资制也就不了了之。

  其次,在群演和剧组之间还存在着一个纽带,就是群头。他们是和剧组比较熟络的中间人,负责把群演召集起来输送到有需要的剧组,剧组给群演的劳务也由群头发放。

  一位群众演员在电话里告诉记者,据他所知,剧组给群演的预算中,群头都要抽成。“明知道是这样又能怎么办呢?得罪了群头,以后就没戏演了,那就一分钱也赚不到了。”多年漂泊让群演学会了等待和忍耐。

  “拍5分钟,等5小时是常事。”那位群演说,“剧组人员态度还比较客气,群头最厉害,慢一点就要骂人。”因为没有合同等保障措施,群演面对这种情况也只有默默忍受。此外,一些战争戏、武打戏中,涉及一些危险动作,也并没有健全的行业保障。许多横漂最后也不过都是始于梦想,终于生活了。

  当然,演员公会也在努力推出一些实质性的措施。今年疫情期间,横店所有剧组停止了筹备和拍摄。大量群演面临无工可开的窘境,甚至有人无法回老家。横店演员工会就陆续向群众演员发放了补贴,每人500元。在春节期间,这份看似微薄的补贴却惠及了千余名滞留横店的群演。

  来自黑龙江的张文杰已经两个春节没有回家了,“之前存了三千块钱,基本生活能保障,但现在没戏拍了,确实囊中羞涩。这份补助对我来说真的是雪中送炭。”

  记者手记

  群演不该是影视“水桶”的短板

  如今在横店,部分剧组已经复工,群演们也慢慢有了事情做。他们相信,生活不会亏待任何一个心怀梦想的路人甲。但基本权利得不到保障,也是群演们面临的现实问题之一。

  从影视行业来说,群演仍是弱势群体,是影视“水桶”的最短板。表面上看,他们与一部作品的联系似乎很松散,但其对作品质量的影响其实不容小视。怎样培养出能完成不同作品的群演,一直是影视行业的一个课题。

  当然,这其中涉及人才管理、社会保障、法律维权等多个方面。不过,无论是出于对群演的保护,还是相关产业链条的完善,抑或是中国由影视大国向影视强国的转变所需,完善群演利益保障、提升群演业务水平,都势在必行。  返回首页
Copyright @ 2020ShuoBo114.com All Right Reserved 中国硕博人才网 版权所有
第一域名:www.shuobo114.com第二域名:www.shuobo114.cn
中国硕博人才网是提供人才、招聘服务的人才招聘网站,是国内知名人才招聘品牌,信誉保证。并提供招聘会信息、人才市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