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底薪从业者呼唤:基本保障必须有底

  曾几何时,“无底薪”一词对广大劳动者来讲,是个遥远而陌生的词汇。但最近,某互联网企业取消旗下18万快递员底薪新闻又将“无底薪”这个话题推上风口浪尖。尽管该企业给出了自圆其说的解释,但大多数网友并不买账,纷纷指出其违反了相关劳动法规:根据《劳动法》第四十八条规定,国家实行最低工资保障制度,这也就是说,只要劳动者在正常工作时间内履行了正常劳动义务,公司都应当保证其每月收入不低于最低工资标准。

  无底薪现象常见于哪一些行业?无底薪劳动者现状又如何?无底薪带来了哪些风险与影响?这些隐患风险如何避免?记者就此进行了调查采访。

  劳动者现状

  无奈、无所谓的坚持和“逃兵”

  “以前还有点羡慕有底薪的快递员,现在公平了。”谈起最近某家互联网企业旗下快递员忽然没了“托底工资”,作为同行,李师傅十分“淡定”。在“三通一达”都服务过的李师傅深谙快递员辛苦:“真的是风里来雨里去呀,干一单活才有一单‘血汗钱’。”妻子生完二胎断奶没多久,李师傅就一狠心把两个孩子都送回江苏老家给父母照顾,为此,妻子没有少和他吵架,他无奈地向记者表示:“上海生活成本太高了,以前公司还给租房子,现在吃住都不管了。”他和妻子目前“蜗居”在杨浦一间不足10平方米的私房内:“晒不到太阳,还没有卫生间,租金也要800块,下半年可能还会涨。”李师傅不无担忧,“我现在白天送件,晚上会去收件,这两年外面都说快递费涨得快,说真的,我们快递员并没有拿到什么好处。如果丢件或者快递破损,还要赔偿。”李师傅表示:“什么没有底薪就是高工资,简直胡说八道!别看个别快递员收入过万,那都是风里来雨里去、一单单跑出来的。”

  与李师傅“无可奈何”的现状相比,理发师小张是另外一番景象:因为没有“拖家带口”,自己还具备“一技之长”和“固定客源”,小张觉得有没有底薪无所谓。

  相比“五一”假期前的忙碌,小张最近的生活反而更充实起来:仅上半个月,他就给自己安排下了满满的行程——“9日-11日学习”“13日-15日旅行”。小张还特意在朋友圈发出“温馨”提示:“工作时间(如下),各位看好预约哦。”作为上海某知名连锁美发沙龙的当红理发师,小张告诉记者:“学习是必需的,旅行是难得的。”可一转身又用略带自嘲的口吻说:“这都耽误赚钱啊,休息一天就‘穷’一天,劳动节白干!”记者了解到,小张所谓的“穷”其实是指没有收入,作为无底薪一族,小张工作这些年,一直都保持着靠提成赚工资的状态。近一年来,除了春节和外出学习,为了赚钱,更是一天正常假期也没有休过。

  小张是“90后”,可在上海打拼已经有10多年,有了不少拥趸,工作忙起来几乎是“一刻不得闲”。自从去年和朋友合开的美发工作室“关张”后,小张就应聘到了楼下一家知名连锁美发沙龙工作,成为了一名“总监设计师”。从早上10点上班开始忙碌,按照客户预约时间,小张基本一天要剪发烫发12个小时以上,在小张看来,美发美容行业完全凭本事吃饭,人气就等于底薪。从自己创业到重新给别人打工,小张并没有多大落差感,以往的工作经历为他积累了一定的客户群,也就有了他口中的“最低工资”,同时,他也从创业的压力中“解套”了出来:“以前开工作室压力特别大,不仅要自己剪头发,还要考虑房租、水电、人工开销,现在给别人打工,反倒没这些烦恼了。”记者发现,不知何时,小张已把原先花里胡哨“非主流”的微信名改成了“手艺人·迪恩”(小张的英文名)。尽管有时忙起来顾不上吃饭,时常都是最后一个下班,甚至一年到头没有正常休假一天,可小张还是会尽可能去满足客户预约的要求,见缝插针地在朋友圈更新各类时尚发型和自己的美发作品,“我们这个行业竞争太激烈了,为了人气,存在感还是要刷的。”小张笑着说。

  有些人在无底薪的职场“浮沉”,有些人却早早看破现状及时抽身。与“无可奈何”的快递员李师傅和“无所谓”的理发师小张形成鲜明对比,销售黄小姐就对无底薪大胆说“不”。

  一聊起无底薪就业,黄小姐就直呼:“这就是条‘贼船’啊!”黄小姐2017年毕业于上海某专科学校的自动化专业,与本科生、研究生相比,她自认“缺只脚”,“而且是个女生”,黄小姐说。但让她直接放弃学了几年的专业,又觉得不甘心。大公司去不了,就从小做起。这时候,一则学校周边张贴的招聘广告吸引了她的注意:“某通信公司诚聘销售工程师,无底薪,高提成,去办公室化,学历大专及以上,欢迎应届生。”基本要求符合,不用坐班,何乐不为?黄小姐这么想着就投去了简历。“面试超乎想象的顺利。”黄小姐回忆起踏上社会的第一份工作:“公司看着虽然小,也算正规。一起面试的有7个人,后来上班一共来了6个,录取率还挺高的,我以为是创业公司到了发展期,求贤若渴呢。”黄小姐告诉记者,签合同时候,老板给了她两种选择,一种是底薪1000元加一单8%的提成,一种是无底薪加一单30%的提成。“公司主营的业务是通信中间件,这部分内容是和我专业有关系的。”黄小姐说:“老板承诺,一笔销售可以赚很多,老员工无底薪的都是月入轻松破万,我信以为真就选择了后者。”其后,黄小姐就拿着公司发的一本厚厚的上海黄页,开始了不用坐班的电话销售工作。“一个月下来,销售一笔没拉到,手机账单却吓人。”黄小姐表示,自己当初很珍惜这份工作,电话打得也很卖力,可惜刚出校门没有什么社会资源和销售技巧,所以一无所获。“当我拿着手机账单去问老板能不能报销话费时,直接被回绝了,他说,‘销售工资那么高,还要报销电话费么?’我只好哑巴吃黄连。”更让黄小姐无语的是,她入行后第一个月的工资竟然真的是“0元”,“没想到老板这么‘绝情’,说到做到真的无底薪,白白给他打工了,还要倒贴话费。我一看‘苗头’不对,就走了。”

  行业一窥

  美发、快递、销售较普遍

  记者在走访调查时发现,多数上海企业均能依法与员工签订劳动合同,但在某些特定行业领域,如快递运输、美发美容、市场销售等,无底薪现象仍有存在,有些甚至是司空见惯的。刚踏出校门的学生党,也会因为缺乏社会经验,被无底薪工作“摆上一道”。

  快递员李师傅告诉记者:“我周围的快递员们大多数人都是没有底薪的,有些人坚持不下去就不干了,还有些孩子大了就让小孩来做,一些年轻人去送快餐,但我觉得送快餐也一样。”

  理发师小张则坦言:“没有底薪的现象在我们行业非常普遍,几乎就是约定俗成的吧。你随便去叫得出名字的正规理发店打听一下,给你(签)合同已经算好的了。以我在美发行业这么多年的经历来看,几乎百分之百都是没有底薪的,有些地方,学徒还要自掏腰包呢。”

  无底薪行业的“逃兵”——销售黄小姐在接受采访时则说,自己有点后悔:“当时我很老实就走掉了,对这样的企业,应该早点曝光才好!不要让学弟学妹们再上当受骗了。”黄小姐说,和她有同样“零工资”遭遇的还有另外两个新员工,现在他们也不在那家公司上班了,“这明显是公司把经营风险都转嫁到我们销售头上,可我们签的合同写了就是无底薪,也没办法。我不清楚其他签了无底薪合同的人最后是离开还是月入破万,可我知道‘无底薪’肯定是不合理的。”黄小姐告诉记者,之后的求职过程中,她都擦亮了眼睛,看到无底薪就撤,哪怕承诺再高的薪酬,也不想再上当。现在,黄小姐依旧从事着销售工作,她目前供职的企业有正规的社保和底薪保障,黄小姐直言:“据我观察,销售行业无底薪现象还是有的。应届生一定要小心,找工作不要掉进‘无底薪’的陷阱里去。”

  困境与风险

  无底薪就业“三宗罪”

  面对无底薪的现状,并不是说坚持就一定会有收获。相反,无底薪带来的困惑与隐忧,也时常伴随着这些无底薪劳动者。不难发现,在日常工作中,像理发师小张和快递员李师傅这样的劳动者,他们实际薪酬往往达到或超过上海规定的最低工资标准,这也是为何即便有劳动者对无底薪工作颇多微词,但无底薪现象依旧存在的关键原因之一。但不能忽视的是,一旦劳动者因客观原因完不成工作,就有可能失去最低工资保障,更深一层来讲,无底薪工作存在的法律风险也不容小觑。

  资深劳动法实务专家何永强在接受采访时指出了无底薪工作存在的三大风险,他说,第一,无底薪带给劳动者的首要风险就是保障缺乏:我国实施最低工资标准的目的在于保护劳动者基本生活,如果工资只与能完成的工作量或者业绩挂钩,一旦用人单位劳动定额或绩效设计不合理,就有可能导致劳动者实际获得的工资低于最低工资标准;第二,无底薪工作制度,其实是用人单位将经营风险转嫁到劳动者身上:用人单位业务量不足、产品在市场上的定位等涉及经营决策的问题,也会给影响到劳动者获得报酬的多少;第三,无底薪遵循的是多劳多得的原则,在激励员工的同时,也会造成劳动者为了获取更多工资报酬而过度工作,从而引发过劳情况发生。

  快递员李师傅对无底薪的“心结”就很大,记者问他是否愿意改变现状另谋一份工作时,他袒露了许多担忧:“离开上海我不舍得,毕竟来了这么多年了,可不送快递又能干什么呢?”李师傅文化程度并不高,也没有一技之长,家庭重担更让他丝毫不敢松懈。“前两年日夜颠倒不注意休息,急性胃出血,好在当时单位给交了保险,否则在上海看病都看不起了。”李师傅感慨地说,孩子送回老家之后,虽然后顾之忧少了一样,但还是害怕自己或家里人生病,一生病就是花钱,不管是治疗的费用,还是停工,在李师傅眼中都希望能免则免。所以李师傅表示,即便身体不舒服,他还会坚持送快递收快递。

  不需要养家糊口的理发师小张,采访过程中则时常会把“约定俗成”挂在嘴边。在签署劳动合同时,理发师小张说他就是“自然而然”地接受了没有底薪靠提成过日子的现实,“多劳多得也是非常正常的事。”在小张看来,收入是关键,美容美发行业做一单客户就有一单钱,熬过学徒生涯就有大前途。小张说,决定他们收入多少的原因主要有两方面:“一个是‘头衔’,普通设计师、首席设计师、总监设计师、督导设计师……随着经验与在店时间增长,层层晋升后,给客人理发的价格就会不同,我们收取的提成也会逐步提高。”小张补充道:“理发完全是门‘手艺活’,剪得好烫得美,自然就有凝聚力,朋友介绍朋友来理发的也不少,赚的钱也多起来。”当被问及没有底薪是否会带来麻烦时,小张告诉记者:“就是休假没了,谈恋爱也不行,之前一个女朋友要见我还得先预约,后来没办法就分手啦。”小张笑道:“朋友都说我是工作狂,用肉体换金钱,其实根本不是这个问题。我现在没有恋爱没结婚,年纪轻身体干得动,要抓紧时间赚钱。我喜欢美发,美发是真正凭本事吃饭的工作,有了固定客源也就有‘最低工资’,人气就是我的底薪,我对现在的薪水还是比较满意的。”至于年纪大了做不动了,他们会如何打算,小张笑笑说,还没考虑过。

  专家支招

  维护自身合法权益,规避无底薪就业风险

  劳动法专家周斌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一旦劳动者与用人单位建立劳动关系,就必须执行《劳动法》规定的最低工资条款。销售人员如果每月提供正常劳动,哪怕没有实际业务,他们获得的报酬也不得低于最低工资标准。如果劳动者在劳动关系中遇到所获薪酬低于最低工资的情况时,可以先与用人单位协商,如用人单位执行不力,则可向12333投诉或申请劳动仲裁,以维护自身合法权益。

  何永强也表示,从政府和劳动者角度来看,规避无底薪工作的风险是势在必行的。对于政府来说,应该正确引导劳动监察对某些无底薪情况高发的行业的排查;对劳动者自身来说,如果用人单位与其约定的是无底薪工作模式,劳动者应当要求单位支付工资时不得违反最低工资保障制度,同时,对于与切身利益直接相关的劳动报酬,劳动者有权了解无底薪工作模式下的工资计算标准、劳动定额或绩效规定等。

  上海某大型制造企业人事经理孙先生在接受采访时提醒劳动者在签署劳动协议时多留几个心眼。孙先生说,目前劳动法律法规在制度层面对劳动关系灵活化、弹性化、多元化的特征尚未予以准确回应,使得快递员、销售、美容美发等行业成为有空可钻的“边缘行业”,这也给上海职工队伍建设与社会和谐稳定带来了隐患。“有些企业认定只要最终拿到的工资高于国家规定的最低标准就是合法合理的,其实并不对。其他正当福利如调休、病假等,也应获得重视。”孙先生说:“从劳动者角度来讲,一方面应该多提升职业素养,另一方面,更要有自我保护意识,无底薪不合理,应直接拒绝。”

  上海市总工会

  专享保障出台,最高金额超9万

  记者在调查时发现,无底薪行业都有一些共同特点:灵活就业性明显,劳动强度大,入行门槛低,同时,还伴随从业人员自我维权意识的淡漠。

  针对这一现状,上海市总工会去年首次推出了“灵活就业群体工会会员专享基本保障”,自今年1月1日起,类似快递员等上海灵活就业群体的工会会员,都能获得专享基本保障。专享基本保障涉及住院补助金、特种重病保障、意外伤害和重残保障、疾病身故保障等,个人最高保障金额达9.08万元,保障期限为一年。这项举措出台,切实提高了灵活就业人员抵御和防范疾病、意外风险的能力,化解了一部分灵活就业人员面临的风险。2019年,上海市总工会还将组织10万名灵活就业群体参加工会会员专享基本保障。

  除提供专项基本保障外,2019年,上海市总工会服务职工实事项目还包括:助推7000名技能人才职业发展、新建300家上海职工学堂、组织30万名职工参加公益乐学、为3万名职工提供应援尽援零门槛法律援助等,尤其在技能人才培养方面的投入,预计也将解决部分苦于没技能无出路的劳动者的烦恼。

  他山之石可以攻玉,从2017年开始,长宁、浦东、徐汇、青浦等区均建立起了家政行业工会、快递行业工会等,针对无底薪现象高发的行业,是否也可以考虑建立相应行业工会,让劳动者权益能更好地通过协商沟通得到解决。
  返回首页
Copyright @ 2017 ShuoBo114.com All Right Reserved 中国硕博人才网 版权所有
第一域名:www.shuobo114.com第二域名:www.shuobo114.cn
中国硕博人才网是提供人才、招聘服务的人才招聘网站,是国内知名人才招聘品牌,信誉保证。并提供招聘会信息、人才市场信息。